杭州网
Eng|繁体||
 
首页 气象 必读 水电 交通 饮食 游玩 居家 职场 影视 时尚

杭州市气象台15日06时17分发布今天、明天晴到少云,午后局部阴有雷阵雨;后天晴到少云。今天偏南风3-4级。今天白天最高气温38度,明天白天最高气温37度,明天早晨最低气温27度,今天平均相对湿度70%。

您当前的位置: 杭州网首页 > 今日生活 > 今日影视
+今日生活首页
 
 
热播的《破冰行动》大结局!没想到导演的中学时代是在杭州过的!
2019-05-31 10:09:48 杭州网

5月30日晚,霸屏了23天的电视剧《破冰行动》正式收官。良民CP、东辉组合……剧中数不清的戏骨天团,给我们奉献了一场又一场精彩的对决,堪称国产刑侦剧的高光时刻。

这部由傅东育、刘璋牧执导,陈育新编剧,黄景瑜、吴刚、王劲松、任达华、李墨之、张晞临、马渝捷等等联袂主演的剧,5月7日起在爱奇艺上线,稳居猫眼全网热度榜榜首。

5月10日起,登陆CCTV-8黄金强档,开播后收视势如破竹,斩获全国收视冠军。

随着剧情的发展,剧中各路人物的命运交织在一起,5月30日晚上最终章揭晓,林耀华林耀东落网,林宗辉死了,赵嘉良死了,马雯成了植物人,李飞远走新疆……观众不舍之余,对戏里戏外的幕后故事,更是充满了好奇。

钱江晚报记者日前专访了《破冰行动》的导演傅东育。

从10岁到18岁,他一直在杭州读书,曾在十五中、长征中学、西湖中学就读,也是作为杭州考生考进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,与杭州这座城市有着特殊的缘分。

多年后,他依然保持着年少时的真诚和天真,而《破冰行动》让更多的人读懂了他对艺术的执着与坚持。

关于《破冰行动》的台前幕后,来听听傅导怎么说。

谈创作

故事的真实、剧本的质感

都很吸引我 



钱江晚报:能谈谈刚接到剧本时的感受吗?这个故事最吸引你的地方是哪里?

傅东育:我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,非常震撼。首先因为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剧本的故事逻辑性和事件本身很吸引我。其次是在我国广东省汕尾陆丰地区,居然有这样一个村子,这么长时间地制毒,而且是成吨成吨地生产、制造,让人完全想象不到。

我第一个直观的感受是,剧本真实地表现了这个过程,比如说描写了当地嚣张猖獗的毒贩。

从创作角度来讲,在剧作中为主题虚构出来的所有人物关系、人物之间的关联,都非常缜密,很细致,也很独到,它兼顾了情与法、情与理。在人物关系的处理上,它使得所有人物都处于一种相对极致的戏剧化状态。总之,剧本把人物关系编造得非常非常漂亮。

人物关系的前提就是人,对每个人物的塑造,在虚实、正邪、敌我之间,要使每个人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、一个困境当中。正因如此,人物性格上的彰显,就会非常得独到。

剧本里有许多人物是我非常有冲动和欲望去写的,人物形象不是脸谱化、概念化来完成的,不仅仅是单一的英雄形象,也不是英雄的群像。我能看到人物的呼吸和脉搏,这是剧本让我很心动的地方。

通过读剧本,我有了非常想要表达的主题和想说的话,清楚地认识到根据这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,我到底想表达的主题是什么。

这个命题远不是说好人抓坏人、讲一个毒枭这么简单,或者说,仅仅是讲述一个复杂又很热闹的警察故事。它有它的深刻,关于一个人命运的走向。所以这个剧本在我看来是很难得、不多见的。至少在我看过的剧本当中,它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。

钱江晚报:剧本先后改了数十次,你主要参与哪部分的改动?为什么要这么改?

傅东育:我主要参与的是在拍摄时,最终的拍摄台本的修改。

因为在拍摄过程中,我觉得人物还是不够鲜明。

电视剧前20集对事件的交代是非常有趣的,但后面的,我确实觉得流于一般。

第一,事件的逻辑性变得有点混乱,警匪戏的内在、时间、人物动作、内心的逻辑都非常讲究,因此后半部分显得粗糙。

第二,是人物的归宿相对来讲简单而苍白。从拍摄上讲,我对于主题的想法是要更加的深刻,而不仅仅局限于好人抓坏人。

比如说马云波(张晞临 饰)这个角色,他应该有一个逐步被收买、沉沦的过程,不可以一上来就是一个保护伞,一个坏人。

还有对于林耀东(王劲松 饰)的归宿问题,我觉得在他身上是有着自己的一种执念,就是他为什么要制毒?他对毒品的认识会不会比别人要深刻?为什么这么大的村子大规模的制毒,没有人有道德上的耻辱感?这些都是我想努力去挖掘的。想承载这些的话,那必须在人物身上做文章、改剧本。

还有李飞(黄景瑜 饰)跟赵嘉良(任达华 饰)的关系,这一血亲的父子关系如何能够产生更震撼,更义无反顾的牺牲?

最后是李维民(吴刚 饰),他要布这么大的局,还要把李飞和赵嘉良这样至亲之人当作棋子使用,其实是很危险的。

这些在拍摄过程中都花了很大的精力,做了非常大的调整,最后24集改了不下三次。甚至第二天要拍哪一场戏,晚上还在编写,大家才能看到一个比较丰富的,有事件有人物,有血有肉的警匪戏。

钱江晚报:央视和爱奇艺播出的版本主要区别在哪?按什么标准来区分?

傅东育:首先开篇是有不同的。网络版开篇从塔寨雨夜的抓捕开始,悬念叠生,引导观众去猜谁是警队中的“保护伞”,更加的烧脑。而央视版是从林胜文案的始末说起,更加平铺直叙,容易理解。这是因为网台观众的收视习惯不同。

第二是两版的观众年龄段和收视人群不同,央视版会适当删除一些过于血腥暴力的画面,对于黑恶势力的表现会更加克制。

第三是全片的结局。央视版的结局,陈珂收到李飞从新疆寄来的信,他依然奋战在缉毒一线。而网络版落在每个制贩毒分子的审判结果上。在全剧结束后,网版有关于故事原型博社村现状的记录片,央视版则没有。由此可见,央视版更偏向故事性,而网络版更偏向真实性。

谈演员

老戏骨和年轻演员

我都很满意

钱江晚报:一堆戏骨中,几乎素颜上镜的黄景瑜算是最年轻的演员了,你对他的完成度怎么看?

傅东育:说老实话,一开始我对爱奇艺选择的黄景瑜是有些忐忑的。因为我以前看过他的一些作品,在想他是不是能够承载起这么重要的角色和这么复杂的任务。但事实上,表现出来真的还不错,所以我会说出那种话:自此以后他应该是一个演员了。

我认为表演是有天赋感的。你的接受力、领悟力、表现力、个人魅力等综合起来,才可能称之为“演员”,就是看老天有没有给你天赋。

我认为他身上具备这样的天赋,这与读多少书,受过多少表演课的训练无关。这不是赞扬他,黄景瑜确实是有这种天赋的。

钱江晚报:吴刚在剧中有很多小细节的处理,是他自己的发挥?还是你们有一些特别的沟通?

傅东育:我在接受其他采访时说过,李维民是全剧最难演的角色,因为他基本上都在开会、分析案件、布置任务。这样的角色,我觉得没得演,因为它不承载戏剧性。但样片剪接出来后,我发现吴刚老师是这个戏的轴。他是一个布局者,案件的所有过程都是从他开始、设计到完成的。这就要求李维民每场戏出现时,分寸拿捏要非常的精准到位,他的感动、内心波澜需要克制,不形于色。

那他怎么来表达呢?他通过他的节奏、停顿来控制表演,传递出内心丰富的信息量。说老实话,他强大表演功力给我很大的惊喜,这不仅仅是表演技巧上的问题,他对角色吃得很透。每场戏的精准度、完成度都很高。

很多的戏,吴刚老师在拍摄现场都是云淡风轻的,但剪接出来产生的力量感极其强大。

举个例子吧,有场戏黄景瑜当时做出了自我牺牲的准备,跟吴刚来告别。吴刚老师一直极力地克制着自己,隐忍、压抑着。原本的台词设计是当黄景瑜跟他说再见时,他拍了拍黄景瑜的肩膀,然后说出一段台词:“你们觉得你们这样的告别就是牺牲,你们有没有想过,一个一个的战友从我身边离开时我的感受?我想背负着我的愧疚存在下去,那才是一个巨大的折磨。”

他当时要求,等黄景瑜走后再说台词。因为他觉得作为指挥官、上级以及父亲,都说不出这种话,只有自己的心声,才能够表达这种情感。我觉得他的分析非常精准,处理非常到位。这是他对于人物分析理解后给予的一种表演方案,我觉得是非常高级的。

钱江晚报:作为一部刑侦剧,有很多打斗戏,也有大量文戏,文戏拍摄时的难度在哪里?

傅东育:最大的难处是对于演员表演的控制和把握。

塔寨村林耀东家阳台,李维民与林耀东的对决;李维民和赵嘉良海边的晚餐告别;祠堂里林耀东和林宗辉的对峙;李飞最后决定再进塔寨前和李维民的告别……诸多文戏,谈不上演员的处理方式,按照王劲松的说法,都属于角色的馈赠。在这点上,演员充分地释放出了他们的情感,走入了角色的内心,形成了这样的感染力,那么完美地诠释了角色的魅力,无论是正、邪,都赋予了灵魂。

由此,关于缉毒剧的类型化,显然不是激烈的动作、热闹的打斗、喧闹的场景就可以捕获观众的。它需要演员将角色的人物魅力展现给观众,引起共情。而导演的工作,无非两项:1、把握好角色的走向,以及对演员表演的控制。2、将所有演员的表演平衡到同一表演尺度。我庆幸在《破冰行动》中,选择到了这所有的演员,他们呈现出一场又一场精彩的表演。

钱江晚报:作为导演,如何引导演员表演这一部分?

傅东育:每一个角色不是演一个大概“行”。对每一个角色、每一个演员的每一场戏、这场戏情绪表达的起伏高低和分寸比例,导演心里应该有一个足够的设想。导演要把这个设想分析讲解给演员听,和演员进行探讨,要求他在表演上得以控制。包括将来把各场景连贯起来之后,这场戏是怎样去产生作用的。把每场戏的人物心理分析透,不是大体而是精确的。甚至有时,这场戏的人物心理跟之前设定的是截然相反的。

导演要为演员的表演画出曲线、设定好高潮和低潮。而且,演员之间就是角色之间是互相结合,搭着往前走的,这些都是要事先做好功课的细节。

钱江晚报:你最喜欢的是哪个角色?最中意哪一段情节的处理?

傅东育:实话说,每一个角色在导演眼里是不可或缺的,他们像一幅图画里每一块色彩,在相互衬托和对比间,完成了整幅作品的主题体现。我曾经说过,我爱我的每一个演员,我希望他们能够在我的镜头前,安全地交出他们的内心与情感。实际上,也代表我钟爱剧中的每个角色,不光是李飞、李维民、赵嘉良、林耀东、马云波……还包括宋杨、林胜文、林胜武、林宗辉、蔡军……甚至包括麻子、五仔……

所有的作品,一切的情节都为最终的结局而铺陈,因为结局意味着主题的彰显。我喜欢最终祠堂的对决,我喜欢最终父子的告别,这些都彰显了英雄主义的牺牲精神,和隐忍克制的至亲情感。

谈争议

人比故事更重要

每个角色都有存在的意义

钱江晚报:黄景瑜说剧中没有感情戏,那应该怎么界定李飞与陈珂、马雯之间的关系?

傅东育:关于黄景瑜说没有感情线这个问题,大家曲解了黄景瑜的意思,他的意思是三个角色之间没有爱情线。如果没有感情线,怎么会有李飞对于马雯的战友之情,以及他对陈珂因为宋杨的牺牲所带来的愧疚与亏欠。

顺便谈一下,关于我们目前的创作,有一种倾向,我们的作品中已经不能缺失爱情,四处谈恋爱,造成了目前受众对于情感非常狭隘的理解与设想,这是不对的。

钱江晚报:《破冰行动》收获了很多好评,特别是前6集,网友称是少见的大尺度刑侦剧、缉毒版《人民的名义》,但也有一些观众反映后期剧情有些拖沓,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
傅东育:对于观众热议的拖沓,我不是十分同意。我并不认为《破冰行动》仅仅是一个强情节、强动作、热闹的商业作品,我更想表现的,是人物的情感和命运的无常。故事进入后半段,也就是24集之后,我将大量的时空留给了角色的内心,以及生存的状态。所有人物的命运,和在无解的对立和矛盾中,绽放出人性的力量与光芒,这不是事件、情节所能够表达的,我一定是将所有的手段(摄影、剪辑、音乐……)用于展示人物的内心及情感。

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,演员对于角色的诠释,引领观众关注于他们的抉择与信仰。由此,今天的成像,是符合我对于整个作品的预设的。当然,我也明白,如何将情节与情感水乳交融,这是类型片的终极命题。在技巧上、能力上,我也许做得还不够好,但我在努力尝试。

钱江晚报:《破冰行动》前10集里颇有港剧找卧底和找叛徒的即视感,但没多久就完全站明立场了,为什么不把悬疑制造到最后?

傅东育:故事进入到中段以后,剧作结构从公安内部的视角,转为进入塔寨,由此产生出了观众从情绪到认知上有了另一种断裂感,以及重新进入故事的另一个视角。同时,因为前期的铺陈,观众对角色已产生了各种情感,都有着不一样的期许和期盼。

我一直在强调的是,这个片子还是一个说人的故事,而不是纯粹的悬疑剧。如果在创作上不能落到人物本身,将会缺失它的力量感。所以,我不认为24集以后情节开始拖沓,我觉得观众会更纠缠于人物在极致的戏剧化的矛盾冲突中,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人性的光芒。用句通俗的话说:“跟人走,而不跟事儿走。”将大量的时空留给了人物的内心及细节的表达。这也是我最初的预期。

钱江晚报:目前所有角色中,李飞和陈珂是争议最大的,有网友评价李飞“他有主角光环,现实生活中可能活不过三集” ,你如何看待他的这种冲动和不成熟?

傅东育:首先,李飞是一个年轻的警员,年轻人必然会有年轻人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。同时,年轻人的热血、冲动和一往无前的精神,是这个故事赋予李飞的性格特征。剧作中的李飞的前三集,已经险象环生,他恰恰是以一腔的热血,与罪恶殊死搏斗。这种张扬的青春生命力,是我想讴歌的。面对残酷的塔寨,我们有布局者的严谨和缜密的准备,也必然有年轻警员的一腔热血和奋不顾身。我并不认为,这样的大无畏是无脑和冲动。

钱江晚报:有专业人士将《破冰行动》称为刑侦剧类型剧的新标杆,对此,你怎么看?

傅东育:影视创作的第一点是要有形式感,形式感是说作品有没有按照类型化的方式来编造故事,使它在很多时候都要在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。故事设定的本身就是非常严苛的一个创作。

实际上,在我们在创作的过程当中,第二点是在技术上要类型化。在技术上能做到的前提下,再谈论对人物的塑造,缉毒戏中的人物应该有惨烈的生活形态,以及在惨烈的生活形态之下,对英雄主义的坚守和坚持。对人物的塑造是要有意识的、要强化的,同时又要是真实的。在这一点来讲,我们的制作有没有做到呢?说老实话,之前的一些戏我看不到,在设定上就没有一个更高的标准,那你怎么能指望作品出来后的“气质感”是对的呢!

目前市场上的一些缉毒剧在剧情上是比较悬浮的,情节上的胡编乱造太多,这是对逻辑和人物的分析不够。我们做得更扎实,在极致的状态下,表达出人物情感之间的撕裂和“虐”,以及亲情与背叛等。我总认为还是应该写人,只有把人抓住了,所有的故事才会扎实,才会有力量。

总之,在《破冰行动》的创作过程当中,我一直在强调是写人,写人,写人。而不是写这事,因为光看纪录片已经足够震撼了。把它创作成影视剧,主题应该更大一些,关注这个人。同时在这个故事的背景下,作为导演,想说的主题是什么,这是更加关键的。

谈制作

后期制作耗时8个月

一个细节都不懈怠

钱江晚报:据说后期制作花了8个月的时间,有遇到什么特别难的地方吗?你最满意的是什么细节处理?

傅东育:后期做了八个月,因为播出平台有不同要求。相对来讲,网络平台需看重商业性与可看性,电视平台则会在政治性和政策性上有要求。

每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剧,创作者都会纠结于思想性、艺术性和观赏性三者的统一。但是对于《破冰行动》这样敏感的题材,如何协调处理好当中的矛盾关系,既能够保留住主题,又能够比较平顺地过审,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。如何平衡与转变表达方式需要技巧,因此后期花了大量的心血才完成。

从拍摄的角度来讲,对于每个角度,镜头、景别的大小,都有严格的要求。以片子类型化的要求为要求,甚至有时用广角的镜头拍人的近景、跟踪镜头应该怎么做,包括每场戏所有细节的特写,哪怕是拍一个桌子、扔一支笔,我们都会关联到人物的情绪,在这点上是绝不能放弃的。

对于机器的调度和演员的走位,应该有设定感,而不是随机而来。这样的话,就需要灯光部门、摄影部门、甚至现场录音部门都会有大量的工作,工作量成倍的增加,但是这个对于影像出来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,像这样的细节,在每一场戏当中我们都会进行探讨,并且是走完位之后再进行拍摄,绝对没有走一遍就拍。走完位,讲完戏,然后说定拍摄方案,再进行拍摄,这个流程在电视剧的制作当中,我们算是缜密的。

后期的剪接,对于每一场戏的调试,哪一场戏前哪一场后,包袱应该怎么抖,这部戏的后期经历了八个月的时间,我们做了无数遍的调试和调整。框架确定后修改细节,不断地调整剪接的方式、剪接的停顿和节奏,几乎到了自己读秒的地步。我们从观众的角度,以一个接受者的心理接受节奏来完成所有要给予的画面。给多还是给少,埋住线索还是让它爆发,这都是有设定的。

另外,一般电视的音乐都会是比较完整的,做完之后贴上去就可以了。实际上来讲,对于《破冰行动》,我们的作曲几乎是每一段音乐,完全独特的进点和出点,都做得非常细致的打点,甚至音乐之间的停顿都有要求,努力地向美剧的工业化靠拢努力。

现在观众的口味越来越高,大家对影视剧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要求我们的专业性越来越强。在这些细节上,应该讲《破冰行动》是我当导演以来在细节上抠得最细致的一部。

钱江晚报:马云波妻子满背的伤疤、宋杨办公桌积灰的电脑、李飞用工资给李维民买的外套……这样用心的细节在剧中所处可见,在像这样的细节设置上,你最满意的有?

傅东育:老实讲,没有最满意的,对于一部现实主义原创作品来讲,细节是决定是否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。在《破冰行动》上,我们对于细节的追求也是极其严苛的。

上学的时候先生就说,你的画面的每一帧每一秒,包括声音等每一个环节,如果不是真实到让观众能够去相信,那么你想传递的理念肯定不会让观众相信。所以对于细节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。

服化道就不用多说了,小到每个公安干警的肩章、衔、领章,头发的长短,包括每个敬礼手势,都是经过再三斟酌的。

关于制毒的部分,每个毒品的颜色、颗粒状的状态,我们都做过非常仔细、周密的研究,甚至戏里家族祠堂的口号、家训等,也都是非常缜密的,绝不能有一点马虎的地方。

谈初心

从杭州出发

始终不忘“真诚和天真”

钱江晚报:你10岁开始在杭州生活过8年,读过三个学校,对杭州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这段少年时光的经历,对你的创作有产生什么影响吗?

傅东育:我在杭州度过了10~18岁的少年时光,经历了从小学的后半阶段到完整的中学岁月(十五中、长征中学、西湖中学)。应该说,这八年是我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审美观得以建立的时光。

感谢所有教导过我的先生们,是他们给了我正确的做人的根基。八年杭州的春夏秋冬,从曲院风荷,到绕行孤山白堤,从冬天梅花的香气,到夏日荷香的弥漫,至今浸没在我审美的意识中。那一份传统的、强烈的文化底蕴,随着苏堤的六座桥,深深地改变了我。

我以为,至今拥有的敏感、细腻乃至多愁善感的情绪,都与这座多情的城市相关联。之后的三十多年,每每有机会回到杭州,总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让我仿佛能看到年少时伫立在湖边的自己,迷茫、憧憬、忐忑、又有希望。

这个城市会永远提醒我从哪里来?初心是什么?我想,一直保持着那份少年的我出走时的“真诚和天真”,走向我职业生涯的未来,直到最后。

钱江晚报:你做过剪接师,写过剧本,拍过广告,还尝试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影视剧创作,这些经历,对执导《破冰行动》有哪些帮助?

傅东育: 《破冰行动》是我人生经历半百以后给予的生活态度的总结。人情世故的练达,对于人物情感的把握,乃至于对人性的理解和参悟,都和之前的所有作品息息相关。《破冰行动》是我走到这个年纪交出的一份人生答卷,是我整个人生当中的一个标点符号。没有以往的所有经历,不可能有今天的《破冰行动》。我只希望,《破冰行动》在我人生中是一个逗号,而不是一个感叹号,或者,省略号。

钱江晚报:《破冰行动》的播出,有没有给你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什么变化?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?

傅东育:《破冰行动》的成功给予了我对于创作的信心,也是对曾经若干年来,喧嚣的行业气氛中,自我的坚持的一种肯定。它让我更加清醒地知道,抛弃喧嚣,潜心创作,甚至有些孤独的坚持,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,是多么的珍贵。艺术本身,不可以为名利所累,只问作品有没有触动到我的内心。我坚定地认为,保持天真与真诚,是这个职业对我的要求。初心不改,从最善的基点出发,用最美的方式去表达,以求最真的结果。求不求得到最终我并不知道,但我努力地要求自己,做好前两点。

对于后续的作品,我在审慎地挑选着,我相信,不可能每一部的作品,都像《破冰行动》这样引起轰动和热议,但我应该可以保证,未来的作品是动人而美好的,至少是能让自己感动的。

来源:钱江晚报/浙江24小时    作者:记者 裘晟佳    编辑:钟一鸣    
『相关阅读』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友荐云推荐
·那些为杯子疯狂的人啊 你们脑子里在想什么
·失业保险将可用于技能提升补贴
·今年国家司考大纲有四大变化
·2017年人贩子骗术又升级了!
·《秘密花园》有啥秘密?


 

 

 
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7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